2019公司年会小品剧本《租个儿子过年》

2019公司年会小品剧本《租个儿子过年》

  人物:

  来喜------饰来喜,机灵、实诚,患有严重春节恐归症的农民工小伙子,

  盛喆------饰家政女,强势,刀子嘴,豆腐心。

  ------饰老婆子,愤世老婆子。

  ------饰老头子,有点痴呆,极度想念远方的子女。

  场景:

  普通人家客厅,桌子,沙发,轮椅

  入场:

  来喜左上,农民工打扮,手里拿着木牌,上写“杂工”。

  来喜(对观众,兴奋):大家新年好啊!我在这里给大家拜年了(作揖)!(猛地板着脸,急速进入角色)修房送水换煤气,水电木匠啥都会啊!往下敢进排水沟,往上敢摸变压器啊!轻活咱有手艺,重活咱会武艺啊!哎!杂工、杂工、、、、、、(蹲下,冷)

  盛喆右上,保姆打扮,系着围裙

  盛喆(对观众,高兴):大家过年好啊!我在这里给大家拜个早年!(猛地板着脸,急速进入角色)哎!做饭保洁带孩子!月嫂保姆钟点工啊!老人当爹妈伺候,孩子当亲生照顾啊!在家能当丫鬟,出门身兼秘书啊!哎!保姆!保姆、、、、、、(跺脚,搓手,冷)

  来喜:哎!大姐!找活呢这没回家过年啊

  盛喆(冷眼):我说,你是怎么看人的我大吗、、、(审视)、、、哎呦!看这眼睛长得,也太谦虚,太节约用地了吧!(来喜眯眼对观众笑)兄弟!你就这么恨蚊子啊

  来喜:大姐!这蚊子啊!到是小事,就因为我这眼睛小啊,我上学时候那是没少叫家长啊!

  盛喆:这眼睛小还的叫家长

  来喜:啊!可不是吗!这老师啊!硬是说我每天上课睡觉啊!为此,还经常讽刺我,说!这来喜同学上课啊!这眼睛一闭就是午休课,这眼睛一睁啊,还是午休课!困惑啊!大姐!

  盛喆:又叫我大姐!我有那么老吗我实话告诉你吧,我才、、十八(害羞,扭捏)

  来喜:姐啊!是乘以二吗两个十八吧

  盛喆:我看你才是二呢、、、(转身,身后伸出三个手指)这儿不是还有个三吗

  来喜:三十八啊不像!我看您顶多也就小三十岁!面相嫩啊

  盛喆(大笑):哈哈哈!哎呀妈!我活42了,头一次听人说我面相嫩!

  来喜:我说姐啊!你的年龄怎么跟股票似的,一会一变啊!

  盛喆:真有意思!我说!兄弟!那你咋没有回家过年呢!

  来喜:嘿嘿!今年这不是没赚到钱嘛,没脸回去!不是怕没面子嘛最重要一点,这回去不是怕逼婚吗!各种怕啊!大姐!、、、那您呢

  盛喆:嗨!回家过趟年,得小万把!我这不是怕回去花钱吗再说,我也受不了这婆家得习俗啊!

  来喜:哦!我明白了!咱们这都是、、、

  异口同声:春节恐归症

  老婆子急匆匆上,打量一下来喜与盛哲。

  来喜:大娘!有事要木匠,还是保安!要木匠,咱手艺秒杀鲁班,要保安咱武功干的过甄子丹啊!

  老婆子:峨嵋派还是东方不败啊就你这样子,还有武功啊练的是葵花宝典啊还是辟邪剑法啊

  盛哲:大娘!那是要保姆,还是管家啊要保姆,咱是不怕脏不怕累,不怕加班不打瞌睡!?要管家,咱是管吃管喝管唱戏,管天管地还管人民币啊!

  老婆子:你们俩是组合啊、、、这是麻雀传奇啊、、、、、走!你两都跟我走!

  来喜:可您这要我俩去干什么啊大娘,您不会是人贩子吧!

  老婆子:嗨!我人贩子也不能拐卖你这样的啊!让国际同伙笑话我,说咱中国没人了啊

  来喜:哎呀!大娘!您真是人贩子啊您都混国际路线了啊

  老痞子:孩子!我说你彪啊!、、、走!快跟我走(老婆子硬是抓着两人胳膊走)

  盛哲:我说!大娘啊!您总的说说让我们去干什么吧什么活啊

  老婆子开门,拉着二人进屋,屋子内一桌丰盛的酒菜。

  老婆子:你俩坐下!给我吃了这桌菜吃光它!

  来喜,盛哲惊讶,摸不着头脑。

  来喜:大娘您在国际上受刺激了

  盛哲:大妈!我们这也非亲非故的,您怎么就请我们吃饭啊

  老婆子:让你们吃就吃!来

  来喜:我们这不敢吃啊!您总的说个为什么吧

  老婆子(叹气):唉!这桌菜,是我为儿子准备得,可这大过年的!他一个电话,说不回来就不回来了!你说,我这忙活两天、、、图什么啊这一桌菜,我们老两口,也吃不了啊!唉、、、

  盛哲:哦!大妈!工作重要吗!您的理解您 儿子啊!

  老婆子:嗨!他要真是忙着工作、忙着事业,那也就算了!我能理解!但是,我的儿子啊,我了解!他是因为没有赚到钱,嫌没脸回家!我那媳妇啊,也是嫌我啰嗦啊!嫌和我没法相处,所以这不就,唉!、、、就那,这他爸还不知道呢!这么冷的天,一大早高高兴兴的,就拨着轮椅去给儿子买酒了!他这眼睛还不好使,还有老年痴呆症!他要是知道了!他得多难过啊!

  盛哲:大妈!那您这可怎么办啊

  老婆子:这就是我雇你们俩的目的!我想雇你们俩一会给我们装儿子!逗我老头子开心!着大过年的,我不想他难过!

  来喜:大妈!你不愧是走国际路线的啊!这想法绝对超过学前班幼儿园了!太超前了!这主意不馊啊

  老婆子:我这也不是没办法吗我老头子都三年没有见过儿子了!

  来喜:可这儿子能随便装啊那大爷就认不出来

  老婆子:没事!我老头子眼睛不好使,平时拿100块钱给他看,他都当10快的!而且还有点痴呆!一会糊涂,一会清醒!

  来喜:不干

  老婆子:我付钱给你们!

  来喜:白不干!给多少

  老婆子:你们平时做杂工,一天都多少钱

  盛哲:我100

  来喜:我150

  老婆子:行!那我一天一人给你们300!

  来喜:哎呀!大妈啊!您给这可是装孙子价啊!

  老婆子:嗨!我就要你们给我装儿子!

  来喜:那这么说!我现在就是领衔主演了

  盛哲:那我呢

  来喜:女一号!那肯定是我媳妇嘛!

  老婆子:对

  老头子高兴的上,坐轮椅,腿上两瓶酒!敲门!

  老头子:老婆子!我回来了!

  老婆子(开门):老头子你回来了!要吃点东西还是要喝口茶啊

  老头子:我要儿子!

  来喜(兴奋,夸张,奔上去):爹!我的爹啊!

  老头子:你爹没在我家这是谁啊

  来喜:你就是我爹啊!我的亲爹啊!

  老头子:这不对啊!我就一个儿子啊!你认错爹了吧老婆子你啥时候又生了一个!我儿子只叫爸啊,不叫我叫爹啊!

  老婆子:叫“爸”!叫“爹,他不习惯!

  来喜:哦哦!爸!我是你儿子啊!爸!我这不是让你怀旧一下吗!

  老头子:哎呀!你真是我儿子啊

  来喜:啊!真的!要不!你拿手机扫一扫 我身上的二维码

  盛喆(大声):爸!过年好!

  老头子:哎呀!这又事是谁啊吓我一跳

  来喜:爸!这是您儿媳妇啊!她的样子从小就吓人!他小时候,那才吓人呢!就为了这个啊,他爸硬是把她派到玉米地里去吓乌鸦了!你还别说,他往哪一站!还就是管用!

  老头子:那些乌鸦硬是被他吓的不敢来吃玉米了?

  来喜:啊!可不是吗!还有些乌鸦啊!硬是被吓得把玉米都送回来了!

  盛喆:去!

  老头子:如今!这做个乌鸦也不容易啊!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